Ruca鲁卡_肆太小甜甜甜甜饼

id名对面是鲁卡的纯情小先生 •̀∀•́
全世界最最最好最最最最最喜欢的肆太一定要挂在最上面!!
有事没事会更新一些发糖日常!
以上!



肉食系,专职磨刀,嗑刀不加糖。[划重点]
长期接稿_(:_」∠)_约我!请!
画画儿的x孩厨,玩梗专业户
专心谈恋爱所以
随缘更新_(:3」∠)_!
欢迎扩列找我玩呀xxx
目前活跃第五人格食物语x
小英雄小排球少年同盟奥特曼
杰佣不逆新风不逆
新快平柯大四角可逆
雷欧我的心头好。
片儿川我的菜,划重点。

图片可转载需注明,只要不商用拿去做头像文梗刻章屏保都可以不用一一问我要授权啦( •̀∀•́ )
欢迎勾搭欢迎唠嗑欢迎分享脑洞!
想吃什么粮也可以小窗或者评论,我尽量满足小伙伴们w
暂不开车,偶尔擦边球x
随时欢迎安利新粮x
b站id名鲁卡小怪兽
游戏ID名鲁卡吃杰佣

再私心加上一句希望吃粮开心的小伙伴们能留下评论!你们的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爱你们!啾咪w

【佣兵中心】笼中鸟与向日葵

我居然没有看到艾特!十分抱歉啊啊啊!!qwq抱紧我北北!!非常棒真的!!把细碎的线索串联起来还原故事辛苦啦!!!太喜欢了真的!!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北之魍·一刀一个全职黑:

给鲁卡太太的返文。


自攻自受预警。


说真的,我爱这位神仙,太太的奈布就是我梦中情布。


配合BGM:麒麟-伦桑食用更好,当然我是听着这个码字来着。


十八线写手,叙事 辣鸡各位轻喷。


1.


      战争,无休止的战争,为帝国献出鲜血和生命,为帝国夺取他人的鲜血的生命。


      一个佣兵需要做什么呢?不是正规军,荣耀与他无关,所有的赞美亦是与他无关,家乡在遥不可及的远方,他所要做的就是把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化成报告书上喜人的数字,在炮火与子弹中穿行,在战友和敌人的尸体中苟延残喘,谁会在意他是谁呢?谁也不会。


      炮弹划过天际,像一颗美丽的彗星撕裂了漆黑的夜空,佣兵坐在断壁残垣下咽下了嘴里最后一点口粮,他的身边是和他一同入伍的另一个佣兵,或者说,尸体。


      被子弹打的血肉模糊的身躯已经辨认不出样貌,很快他将和四周散落的尸体一起成为这片荒凉战场的养料,佣兵并没有什么感觉,他伸出了由于透支体力而不断发抖的手臂在同僚残破的身躯上摸索着,寻找着能让他活下去的口粮。


      压缩饼干没有什么味道,透过油纸缝隙渗进去的血液已经被完全吸进了饼干,它现在有味道了。


      活着。


      活下去吧。


02.


      无法愈合的伤口和日渐崩溃的神经提前结束了佣兵的服役生涯,他退伍了。


      没有硝烟,没有死亡。


       他在和平的地界惶惶不可终日,军刀不曾离身,他害怕机械的声音,害怕黑暗和转角处——那里随时可能会有并不存在的敌人给予他致命一击。


      和平带给他的不是想要的活着,而是铺天盖地无法逃避的压抑,佣兵痛苦的缩在墙角发出了悲鸣,这个年轻的刽子手再也无法像一个正常人那样活下去了。


      “可怜的孩子啊……”


      神的叹息。


      佣兵收到了一封神秘的邀请函,他麻木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释然的微笑,阴雨天让他的旧伤隐隐作痛,可他不在乎了,他像一个受到恶魔蛊惑的迷途者一样来到了庄园。


      那是他后半生永远无法逃离的牢笼。


03.


      庄园的主人给了他享受鲜血和紧迫的机会,身上新鲜的伤口和直达大脑的疼痛让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我还活着,我要活着。他舔了舔干裂的唇角,背后的红光闪过,佣兵耳边擦过一道劲风,同伴都已经逃脱,乌鸦在他头顶环绕。


      “再见了。”他向着身后的监管者无声的大笑。


      庄园没有白天,阳光成了可望不可得的奢侈品,梦中有一只温暖的手臂抱紧了自己。


      佣兵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了一片红色的衣角。


      伤痛伴随着每一个难眠的夜晚,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参加游戏,只有最突出的人可以获得认可。


      佣兵想要见到他。


      他一次又一次的挑衅着那些凶残的监管者,他知道这是“神”想要看到的,神想要看到结果,想要看到有趣的游戏,他渴望着被选中,哪怕破损的身体负荷不了如此大的消耗,哪怕一次次的鲜血淋漓,一次次地死里逃生 ,可佣兵觉得这不重要,他只要看到光。


      庄园没有太阳,可佣兵心中有。


他想起那个模糊的红色身影,温暖的手掌抚摸着自己的脸颊。


“您喜欢花吗……”他在夜风中喃喃自语,地窖旁的红色三色堇轻轻摇曳。


04


      左眼的痛感过了很久才传达到麻木的大脑,他抬起手想要把粘稠的血液拂去,最终只是徒劳。


       残缺的右臂已经失去了他的作用。


      “不要去了。”


      “不要去了!”


      谁在说话?


      佣兵坐在空无一人的破旧大厅里发出了绝望的吼叫,没有最佳演绎就见不到那个只能在梦中得见的光芒 。


      为什么!为什么啊!是我太没用了,一定是我太没用了,求您再试一次吧!我的伤真的没关系!


      他独自对着白色蜡烛微弱的火光哀求着,哀求着操控一切的神再一次的使用他,然而这一次,神不再选择他了。


      求您了……


      佣兵的眼泪毫无防备的从眼眶中掉落,砸在脏污的桌布上,晕开了一朵小小的水花。


      “不要去了。”


      依旧是那个无情的命令。


       护士小姐熟练的为佣兵可怖的伤口包扎,他们都没有说话,佣兵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护士小姐轻柔的擦去了那点湿润。


      “你见过玫瑰吗?”护士小姐看着佣兵紧皱的眉头,转移了话题,“非常美丽的花朵,娇嫩又高贵的红色。”


      玫瑰……?


05


      佣兵把那朵三色堇插在了床头半碎的花瓶里,他知道“他”喜欢红色。


      佣兵不曾见过护士小姐口中美丽的花朵,地窖旁一抹脆弱的红色将他吸引了。


      “这是玫瑰吗?”


      神来庄园观赏“游戏”的次数变少了。


      佣兵出神的想着那个红色的身影,脚下一个踉跄栽倒在墙边,胸口的一到撕裂伤来自庄园的绅士,指刀擦过他的脸颊,留下了细长的伤口。


      他的血液无法将身上绿色的外套浸染成那人所喜爱的颜色,就像他无法得到那人的认可一样。


      荆棘在他的胸口勒出了深深的血痕,挣扎一下都是钻心剜骨的疼痛。


      “这么没用呢。”


      “这么弱小啊。”


      “绿色的,脆弱的生命啊。”


      “坏掉了呢,心脏受损,赶快去维修吧,真是难用。”


 


      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吧,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可以做到让您满意的……


      佣兵在狂欢之椅上无力的挣扎着,他不住地默默祈求,绅士高高在上的看着他的挣扎,哼着的小调透出他的好心情。


      “输了的人,就要接受惩罚哦。”


      今晚……不要再看我了,原谅我这一次吧,原谅我的无能和懦弱……


06


      绅士先生带他离开了庄园。


      明亮又宽敞的屋子,前所未见的陌生人。


      “这个是不是坏了?”摘下了指刀的绅士对那些奇怪的人说。


      “哎呀,出BUG了,修复一下就好了。”


      修复……是什么?


      “这么麻烦,格式化吧,到时候补偿个皮肤,玩家会接受的。”


      格式化……


      佣兵心头不好的感觉汹涌而来,他疯了一样的挣脱了绅士的手,想要逃离这些可以掌控他的人。


      但是没有用,他被一道透明的结界挡住了。


      “呀,有意识了啊。”


      “格式化准备。”


      “删了重做,格式化开始。”


      不要忘记,不要失去。


      不要忘记!!


      佣兵想要大喊,想要哭泣,但是他做不到了,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扯断了颈间刻着名字的颈带扔到了绅士脚下。


      “不想忘记!”


       意识逐渐涣散,在陷入黑暗的最后时刻,那只温暖的手掌触碰到了佣兵狼狈的脸颊。


        “永远在一起。”


07


      “新来的刺客先生很酷呢。”空军小姐对护士小姐说道,“是啊,红色的披风好帅啊,真是个强大又可靠的人啊。”护士小姐感叹道。


      “可是刺客先生身上有好多伤痕哎。”细心的园丁小姐偷偷打量着刺客。


      “是男人强大的象征啦!”空军小姐笑着说,“听说刺客先生以前也曾是一名雇佣兵呢。”她为这个强大的人是自己同僚而感到自豪。


      刺客默默地注视着那朵枯萎的红色花朵,三色堇早已凋零。


      “真丑。”


      刺客讨厌刺目的红,就像心口无法愈合的伤流出的温热液体。


      绅士罕见的出现在了求生者的大厅里,几位女士禁了声。


      “好久不见啊。”锋利的指刀闪着寒光,“你现在看起来可好多了。”


      “你是谁?”刺客眉心蹙起,他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了,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哎呀,这不重要,你可与之前那个差劲的家伙差太多了。”绅士的咏叹调也透着开心,他挥了挥手中的手杖,玫瑰花绽放。


      “你的提议居然通过了申请,现在各位美丽的小姐可没那么怕我了。作为回报,这个东西就给你吧 。”


      一条断掉颈带扔回到刺客的怀里。


08


      “抱抱我……”刺客在梦中呢喃出声,他惊醒在被冷汗湿透的床单上。


      梦中温柔的绿色衣角。


      窗边的碎玻璃映出了刺客面无表情的脸。


      忘记了什么?


      那个温柔的,软弱的,差劲的家伙,是谁?


      “你是谁?”他伤痕累累的手指拂过玻璃上的倒影,那个微笑着的绿色身影又一次的在刺客脑海中闪现。


      “我是谁……”


      我是,奈布·萨贝达。


09


      笼中鸟被困在华丽而破败的笼子里无法逃离,向日葵依旧憧憬着那从未见过的太阳,他们在永恒的黑暗中一同腐烂。


      鸟儿在笼子里撞断了翅膀也想要触碰到咫尺之外的向日葵。


      我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太阳,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


      你,就是我 。


——end——


 @Ruca鲁卡 


感谢太太为我们带来令人赞叹的作品,在下数次删改仍旧没有把想表达的说清楚……


失败。(捂脸)


 


 


 


 


 


 


 


 

评论(2)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