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ca鲁卡_闭关肝手书

肉食系,专职磨刀,嗑刀不加糖。[划重点]
长期接稿_(:_」∠)_约我!请!
画画儿的x孩厨,玩梗专业户
专心肝手描所以
随缘更新[打]
游戏ID名鲁卡吃杰佣
欢迎扩列找我玩呀xxx
目前活跃第五人格x
杰佣不逆
图片可转载需注明,只要不商用拿去做头像文梗刻章屏保都可以不用一一问我要授权啦( •̀∀•́ )
欢迎勾搭欢迎唠嗑欢迎分享脑洞!
想吃什么粮也可以小窗或者评论,我尽量满足小伙伴们w
暂不开车,偶尔擦边球x
随时欢迎安利新粮x
b站id名鲁卡小怪兽

再私心加上一句希望吃粮开心的小伙伴们能留下评论!你们的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爱你们!啾咪w

【杰佣】雾中绯(中)

我!!!爱她!!!!!qeq!!!!!

萝北—北之魍⭕:

杰佣,雾鹗→感染←绯鹗大三角预警。


设定详见鲁卡太太的条漫,正太雾鹗预警,夹带碟盲私货注意避雷。


哈哈哈哈我拍到特典版盒子啦!!!!


GO!


      “绯鹗,是你吗?”感染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可是伴随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气和一股从未闻到过的陌生气味。


      “绯鹗?”他叫道,雾鹗没有回答他,悄悄地试图接近这只盲眼的半狼人,在一片黑白的视野中,半狼人暗红的皮毛像是太阳一样的耀眼。


      利刃破空而来,感染一个后跳躲开了擦着脸颊斩来的指刃,“你不是绯鹗!你是谁!?”他四肢着地,喉咙里发出野兽充满威胁的低吼,雾鹗跺了跺脚,有些兴奋的笑了起来:“果然是个有趣的家伙!跟着绯鹗这种无用的弱者真是可惜了呢。”


      “你把他怎么了?”感染耳朵旁边的绒毛全部炸了起来,“他在哪!?”


      “当然是,死了啊。”雾鹗摘下脸上破损的面具晃了晃,“这个东西认得吗?现在属于我了哦。”


      感染愤怒的想要将面具抢夺过来,雾鹗闪身躲过了他的攻击,不断嘲弄着眼前这只想要撕碎他的求生者,“我来就是接替他的位置啊,因为他的无能所以失去了所有,包括他的命。”他哈哈大笑着,童声回荡在空旷的大厅,说不出的诡异,“小狗狗,不要再等了,他不会回来了,现在你也属于我了。”


      “你知道吗?他死之前像个垃圾一样瘫在地上动弹不得,还对你念念不忘呢!直到死了眼睛都不肯闭上,多么美的眼睛——也是我的了!我把它挖下来的时候,这家伙痛的直哆嗦,哎呀,生气了吗?”雾鹗嘴角扭曲的扬起,“不要担心,我们两个现在已经融为一体了,他能拥有的,我也能。”


     感染发出了一声悲愤到极致的吼叫,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早已失去作用隐在狼皮下的双眼流下两行浑浊的血泪,顺着下巴滴落在地毯上,印出两块暗色的斑驳。


      “凭什么废物可以拥有一切。”雾鹗沾血的指刀再一次的对着感染划了下去,“同样是在泥潭中挣扎的人,他凭什么可以拥有救赎,甚至拥有我想都不敢想的未来,而我却一无所有,注定要烂死在残酷的规则下。”


      “小狗狗,过来,我和你的主人是一样的,你救了他,为什么不能救救我?!”雾鹗微笑着一步步逼近不断后退的感染,“我中有他,我们是一个人啊,为什么要怕呢?”


      “你这个混蛋!”


      “哈哈,我现在还没有杀了你的念头,毕竟这么有趣的狗要是死了,那我以后还怎么玩。”雾鹗突然停下了动作,捂住脸发出了哭一样的笑声,“我最喜欢玩游戏了,如果我抓到你了,你就永远陪着我吧,我会把你摆在收藏品里最显眼的地方。”


       “一起困死在黑暗中吧。”


 


      “奈布·萨贝达。”一个优雅的女声叫住了即将前往游戏的感染,“妾身有话对你说。”


      隔壁大厅里隐隐传来海伦娜敲击盲杖的声音,感染听得清楚,这个姑娘非常紧张。


      “什么事?”他面无表情的寻声回过身去,女监管者身上的脂粉香气充斥在狼人敏感的鼻腔,他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


       “新来的小个子监管者是个危险的家伙。”红蝶有些忧心,“身上的血气比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都要重。”


      “所以?”


      “你知道的,我很担心海伦娜,她对我来说很重要,就像你对于绯鹗那样。”红蝶不等感染拒绝,接着说道:“帮我保护她,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你感兴趣的事情。”


      “说吧。”感染攥紧了拳头,“你答应了?”红蝶松了口气,“谢谢你,萨贝达君。”


      “他的面具显然不是自己的。”红蝶抚了抚袖子,“他有一只眼睛是红色的。另一只却不是,您应该闻得出来那是谁的味道,此人性情暴虐,游戏对于他来说更像是一场屠杀盛宴,他所到之处大雾弥漫,凝雾为刃来去无踪,没有人能从迷雾中识破他的踪迹,当然,海伦娜可以。”


      “但是海伦娜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甚至不可能才他手下逃脱,这正是妾身要拜托您的事情。”


      “您想不想报仇?”红蝶嫣然一笑,“有些东西根本不属于他,您有权利拥有那些。”


      “不要忘记仇恨。”


      红蝶姗姗转身离去,身影隐没在庄园已经开始弥漫的雾气中,她相信有了感染在,盲眼少女不会受到伤害。


      路过监管者的座椅时,雾鹗狠狠地盯着红蝶,对着美人婀娜的背影弹出一道雾刃,红蝶背对着他扬手展开了扇子,弹歪的雾刃把旁边的丝绸窗帘斩断,她冷冷地瞥了一眼翘腿坐在椅子上的少年恶魔。


     “假清高的臭婊子。”雾鹗冲她咧嘴,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疯子。”红蝶厌恶的收回目光,对于雾鹗她没有任何好感。


      如果他胆敢对海伦娜出手。红蝶暗暗发誓,那自己就算拼上性命也要让他得到教训。


      “其实你也是个可怜人。”红蝶冷笑一声,“嫉妒吗?他永远不可能属于你,即使那个人已经死了。”


      “你,一无所有,因为你不配,疯子。”红蝶一字一顿的讽刺着雾鹗,“爱是相互的,只会掠夺和伤害的家伙,也配得到爱?痴心妄想。”


      “丑女人,如果你还不滚蛋,我不能保证我不会做出什么事情。”雾鹗从椅子上跳下来,指刃对准了大厅中的海伦娜,“盲女海伦娜是吗?”他打量货物一样的打量紧张的少女,“弱小的我动动手指就能杀死的家伙,无趣。”


      “是吗?”红蝶不再看他了,“那头失去主人的狼人可不是什么家养的宠物狗了,他是一头真正的野兽,让我猜猜,你肯定抓不到他的吧?”


      “玩的开心啊,疯子。”


      随着红蝶的离开,雾鹗感觉右眼一阵钻心的疼痛,这种痛直通灵魂,他感觉自己的大脑被分成了两半,一般是混乱的,或温馨或苦涩的记忆,另一半充满了想要虐杀的欲望。


      “是你对不对!阴魂不散的家伙,今天我就要让你亲眼看着你养的狗是如何被我撕碎的!”雾鹗捂着右眼,“你这个废物!


      “你永远也抓不到他 。”绯鹗的声音在雾鹗脑海中响起,“永远。”


————————————————


 @Ruca鲁卡_肆太催更专业户 


不知道什么是爱的雾鹗!!写着写着突然感觉非常心疼他,从来没有感受过温暖,极度的感情缺失导致他只会掠夺,拆了一对有情人……


求关注求评论啊!ღ( ´・ᴗ・` )比心


 

评论(3)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