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ca鲁卡_闭关肝手书

肉食系,专职磨刀,嗑刀不加糖。[划重点]
长期接稿_(:_」∠)_约我!请!
画画儿的x孩厨,玩梗专业户
专心肝手描所以
随缘更新[打]
欢迎扩列找我玩呀xxx
目前活跃第五人格食物语x
杰佣不逆新风不逆
新快平柯大四角可逆
片儿川我的菜,划重点。

图片可转载需注明,只要不商用拿去做头像文梗刻章屏保都可以不用一一问我要授权啦( •̀∀•́ )
欢迎勾搭欢迎唠嗑欢迎分享脑洞!
想吃什么粮也可以小窗或者评论,我尽量满足小伙伴们w
暂不开车,偶尔擦边球x
随时欢迎安利新粮x
b站id名鲁卡小怪兽
游戏ID名鲁卡吃杰佣

再私心加上一句希望吃粮开心的小伙伴们能留下评论!你们的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爱你们!啾咪w

码一下准备更新的内容!
尝试柴郡猫的设定,小可爱们喜欢比狼崽还要凶巴巴的猫猫嘛x

1.刺客后传[文字形式]
2.猫和鹰
3.第五全员性转
4.雾鹗传记
5.玫瑰爵和弹簧手的故事
6.感染者pa[就是之前的生化pa更名]
7.军痞的过去
8.新快平柯
9.新风
10.鸟巢幼稚园

终于快要完成辣( •̀∀•́ )!

夜晚专职_Mr. Heart Stoler:

奉命正式偷跑!!!各位宝贝儿们看过来啦看过来,过了这村没这店啦——

参本老师的偷跑: @krona 
@燧石 
@火亢鱼子好食 
@猫爪子与绿薄荷
@Mercury_在0.9%的NaCl溶液里游泳
  @Sabeda-栗子白银
@凌晨不产粮
@不辞问道
@秦淮河岸
  @凰择木而栖
@Rolling-ihp
@Ruca鲁卡_闭关肝手书
  @翡木脑丝更新我就更新⭕!
  @4TIP咕咕咕咕咕咕–ruca首席打call官
@本人

延续至今的传统宣言:
  杰佣文画合志——《Kaleidoscope》!内容工事中 定价190RMB/本 看上去小贵实际超值!!! 十月初全部定稿 预计十月中下旬进行正式本宣、同时期进行预售!! 预计将会参加12.15~16的CP23场贩 当场限定二十本/ 特典为参本老师的签名印制明信片x  预售第一天价格(也许)189.99r  接下来全部为190r/套。代理工作室及其它详细内容请等待一宣!!目前正在做印刷调查(见上上上条)
链接:https://www.wjx.cn/m/28029762.aspx   (评论区也会放一下👌) 敬请期待!!感谢各位老师们粉丝的支持!!是爱了的感——❤

夜晚专职_Mr. Heart Stoler:

KALEIDOSCOPE/万花筒 杰佣合志开印量调查乐!!
先做①个印量调查啦、正式本宣将会在十月初发放于本博 同时期将会在淘宝上架预售 目前定价190RmB/本 周边相关会在本宣放送 看上去贵了但是绝对不亏的!!!我会偷偷走一下阵容(小声)

链接↓

https://www.wjx.cn/m/28029762.aspx

评论里会再放一下!!很简单的问卷 填了请评论区dd!!

小男孩最好看了_(:_」∠)_!
想看宿伞穿小短裤所以私心给他穿上了xxxx.
宿伞的设定姑且为白天谢必安夜晚范无咎,性格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可以同时以两个人出现,也可以是半黑半白同体出现。

“无咎,庄园主说过两天我们就能工作了。…你说‘他们’会喜欢我么?”
“小爷长得这么好看,那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不知羞的…。”
“好哥哥?”
“…不要脸!”

庆祝终于得到了心心念念的寄生!十分钟摸个草鱼x

看个意境就好了,这个算是我自己的寄生设定,不是监管者的那只寄生哈( •̀∀•́ )

“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叫做萨贝达。”
“已经没什么需要你这样紧张了。”
“回家了,萨贝达。”

已经调整好心态画画了( •̀∀•́ )!感谢小可爱们的留言啊心里好受了太多了…

准备更新了!
关于宿伞之魂,可能会画白黑骨科为主,宿伞x约瑟夫、宿伞x杰克为辅,也可能会画宿伞all,cp洁癖的小可爱们慎入哈

如果有好吃的或者想吃的cp随时欢迎留言私信安利哇x

其实我觉得半张脸看着很有情趣的_(:3」∠)_…
是局部!x

p1
“你喜欢玫瑰,我喜欢你。”
p2
“谁…?”

实锤我是真的欧不到正地方。_(:_」∠)_
这是逼着我玩莱利先生的意思吗还是催我更新幸律。

拍桌子!

官方出的角色真是越来越戳我心窝子了_(:3」∠)_
感觉皮头士又要增加一位新成员了,皮皇待定!x

拉钩组!冲撞组!汪!

【杰佣】雾中绯(下)

虽然和我预想的结局不一样但是这样好像也不错!(ฅ>ω<*ฅ)给北北打call!!

萝北—北之魍⭕:

杰佣,绯鹗→←感染←雾鹗大三角,雾鹗正太属性注意避雷,夹带蝶盲私货,有角色死亡注意,设定属于鲁卡太太。 @Ruca鲁卡_闭关肝手书 


GO!


      “玛尔塔。“感染在传送前凑到空军身边耳语:“带着海伦娜和克利切跑吧。”


      “奈布!”玛尔塔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她猛地回头,眼前一晃,已然身在红教堂,烛火摇晃在矮墙根下,照亮了一小块黑漆漆的石壁。


      “奈布萨贝达!”她小声呼唤,一股寒意顺着脊椎蹿上来,她打了个冷颤。


      迷雾乍起,那点可怜的烛光颤抖了一下,熄灭了,黑暗像潮水一样的涌来,吸入的雾气冷到了骨子里,在一片混沌中,只有玛尔塔的心跳如雷。


      一只带着金属护肘的手爪把玛尔塔推向前方,雾刃擦着她的后背打在了石壁上,溅起的碎石四散在地上,“跑啊!”


      玛尔塔便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奔跑,她不敢回头,也不敢再出声,手里的枪像是有千斤重,她的手臂都在发抖。


      终于摆脱了大雾,电机亮起的灯光让她稍稍安心了下来,盲女站在电机旁敲着她的盲杖。


      “别回头。”盲女说,“快走。”


      她们远离了雾气,克利切的手电光闪烁,是大门的方向,那位监管者始终被感染纠缠着,没有向她们这边来,克利切在大门口等她们,“克利切……克利切看到了!”克利切晃了晃手电筒,“那是恶魔!”


      大雾涌来,整个红教堂已经不见半点光亮,阴冷和黑暗侵蚀着每个人,玛尔塔拉起盲女和克利切,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大门。


      “等下去,先死的会是我们,我说的不是传送回庄园,是真真正正的死去。”玛尔塔把自己的信号枪扔进了那片黑暗里,“他不会有事的。”


      “哈,只剩你了,你的同伴就这么把你丢下了。”雾鹗看着草丛里半跪着的感染,歪头笑了,那笑容有多纯真,他就有多残忍。


      “我抓到你了哦。”雾鹗蹦蹦跳跳的走过去,感染浑身的肌肉全部绷紧,野兽的本能让他想要逃避,但他偏不,在雾鹗即将摸到他的一瞬间,他猛地跳起,爪子向着雾鹗的脸挥过去,那个破损的面具皮扣崩开的声音格外响亮,感染冲着面具落地时发出声音的地方奔了过去,叼起面具的一瞬间,熟悉的味道让他无比安心。


      “妈的。”雾鹗擦了擦下巴上的血痕,“你这个畜生……我要把你做成我的收藏品!”


      感染四肢着地的奔跑起来,面具上雾鹗的味道已经快要把绯鹗留下的气息覆盖了,那上面还沾着绯鹗的血迹,感染知道,那是仇恨的味道。


      身后的雾鹗越来越近,他在雾中潜行,感染的心跳加快,雾气打湿了他的皮毛,在跑出大门的一瞬间他被一个冰凉的东西绊倒了,躲过了身后雾鹗的蓄力一击,他在翻滚中把那东西握在手里,是玛尔塔的枪。


      砰的一声,雾鹗被枪击的退后了两步,感染趁机向前爬了几步,一阵眩晕感后,已经回到了大厅。


      红蝶还在那里等待海伦娜,她把海伦娜送回房间后返回了大厅,感染出现的那一刻她松了口气,但是紧接着,雾鹗同样传送了回来,感染马不停蹄的越过长桌,愤怒的雾鹗在传送回来的刹那伸出指刀破空划去,正中感染的后背,血花溅在桌布和地毯上,晕成了红色的斑点。


      红蝶挥袖挡住了雾鹗的第二刀,“住手,你这疯子!”


      “死女人!坏了我的大事!”雾鹗恶狠狠的眯起眼睛,感染已经跑出了大厅,在长廊的尽头回过头朝着雾鹗的方向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失去眼睛的狼人肩膀在流血,那鲜红的液体让雾鹗血脉膨胀。


      “你会遭报应的!”红蝶握紧了扇子,此时的雾鹗看起来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朝着红蝶逼近,指刀闪着寒光,“你放走了我的猎物,那么,你要怎么补偿我?”


      一声炸雷在门外响起,雾鹗笑了笑,“我对你那个蝼蚁一样的女孩子没有兴趣,但你必须弥补我。”


      闪电短暂的照亮了庄园,枯木上的乌鸦嘎嘎叫着,雷声掩盖了嘶吼和尖叫,血液混着灰尘渗进地毯,再难洗净。


      感染在房间的角落里蜷缩着,怀里紧紧的抱着绯鹗的面具,现在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谁也不能抢走……”感染喃喃道,“还有眼睛……还有他的眼睛……”


      “全都要还回来!”


      “你们听说了吗?美智子小姐失踪了……她离开庄园了吗?”


      “不知道啊,大概是完成了心愿所以离开了?”


      “什么?”海伦娜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在屋里睡了一整天 ,醒来过去了一整个白天的时间,她从房间里出来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小特,红蝶姐姐去哪了?”


      “我们也不清楚,自从你那天回来之后,美智子小姐就去了大厅,然后再也没人见过她,艾玛去问了她爸爸,也说没有见到呢。”


      海伦娜匆匆赶到大厅,一推开门便是浓郁的挥之不去的血腥气,她焦虑的喊道:“红蝶姐姐!”


      “哈哈,你们怎么都这么喜欢等死人回应啊。”少年清脆的笑声在海伦娜身后响起,紧接着冰凉的刀刃贴上了她脆弱的脖颈:“她死了,我把她剁成碎块了,谁让她放走了我的猎物。”


      海伦娜几近昏厥,她寻声揪住了雾鹗的衣领,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你怎么能这么做!你这个恶魔!你这个恶魔!!”


      “我当然可以。”雾鹗微笑,“弱者难道不该死吗?”


      “你会遭报应的!”


      “你会遭报应的。”绯鹗的声音温柔的在雾鹗脑海里回荡,“猜猜他下一步打算夺回什么?”


      “你给我住嘴!”雾鹗的表情猛地扭曲,他甩开了海伦娜苍白的手指,把这个瘦弱的女孩狠狠地摔了出去,“该死的是你们!我想要什么自己去拿难道是错的吗!?”


      红蝶的死让整个庄园的气氛变的比以前更加压抑,而海伦娜整日整日的把自己闷在红蝶的房间里,终于有一天,她敲响了感染的屋门。


      “奈布先生……我们搭档吧。”她的声音变得嘶哑,感染虽然看不到,但他知道这个女孩内心的煎熬和伤痛并不比他少。


      “……好。”


      游戏照常进行,每一次雾鹗和感染都会互相追逐,互相伤害,互相掠夺,但就像雾鹗无法捉住感染一样,感染也没办法从雾鹗身上抢回属于绯鹗的东西。


      “你这个……疯子!”感染已经分不清楚身上的血是自己的还是雾鹗的,他们没办法从对方手下讨到便宜,“还给我……”


      “凭什么!”雾鹗的指刀在感染身上 留下了深浅不一的伤口,他像打量艺术品一样的打量着狼人,“现在你身上都是我留下的痕迹……绯鹗死了,你可以属于我了。”


      “呵。”感染非常少见的嘴角上扬,他躺在地上,护肘已经破碎的不成样子了,失血过多让雾鹗看不清眼前的人,那笑容像火焰一样灼伤了他已经千疮百孔的心,“我永远,都不属于你。”


      雾鹗向前几步,嘴里抑制不住的咳出血液,他的腹部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精致的衣衫弄得脏污不堪,“你也快不行了吧?”


      感染没有回答,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再一次的,对着雾鹗扑了上去。


      两个人互相撕扯着,雾鹗紧紧的把感染按在自己的怀里,他们两个的鲜血混杂在一起,染红了身下的杂草 ,“为什么不愿意属于我呢……明明我比他强啊……”


      “你永远都不会懂的,因为你是个怪物,因为你不配啊。”感染的喉咙已经被割开了,他咳出大量的血沫,像条濒死的鱼类,还妄图吸入空气。


      他渐渐地不动了,身体也不再痉挛,雾鹗把他搂得死紧,几乎要把他揉进身体里,他怔怔的看了一眼月亮,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月亮似乎分成了无数个。


      “你看,你还是永远的属于我了。”他笑了,但是那笑容马上凝在了脸上。


      “你不配。”少女面无表情的说道。她手中的盲杖穿透了雾鹗的胸膛,那个有些天真而满足的笑容永远留在了少年充满血污的脸上。


      感染和雾鹗是被抬回庄园的,艾米丽处理他们身体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成了胶着状态,艾米丽愣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猛地把手里用来清洗他们的水桶扔在了地上,她捂着嘴巴,强忍着眼泪,轻轻的啜泣了一声。


      分不开了。


      他们已经血肉相融,两具残破的身躯紧紧相拥,雾鹗的指甲已经抠进了感染的身体里面,死死的将他抱在怀里,就像小孩子搂住最珍贵的宝物,任何人都别想抢走。


      雾鹗突然动了动嘴唇,艾米丽颤抖着流着眼泪贴近了雾鹗还有些稚嫩的脸,在听清楚雾鹗说什么的那一刻,她再也止不住泪水,跪在原地嚎啕大哭。


      “你看……没有人能从我手里抢走你了……”


      你是我的 ,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


……突如其来的BE。


求关注求评论!爱你们!